首頁 > 閱讀部落 > 新書搶先看 > 《爸媽,可以安靜聽我說嗎?》
 《爸媽,可以安靜聽我說嗎?》
雖然有回應,但其實根本沒有聽進去
當孩子努力表達想法時,有些家長連孩子的臉都不看,只是隨便回應「嗯、嗯」虛應一番,這種狀況大部分出現在家長較為忙碌的時候。有時家長就算自以為在聽孩子說話,但孩子仍會很敏感的察覺到爸媽「心不在焉,根本就沒有聽進去」。於是在不知不覺中,孩子想說的話只說到一半就結束;有時就連孩子已經開始去做別的事情了,家長都沒有發現。
孩子:「那個啊,小舞買了新的鉛筆盒喔,超可愛的!」
家長:「哇,這樣啊。」(沒有停下折衣服的手)
孩子:「像這種形狀,上面有卡通圖…」(比手畫腳)
家長:「嗯,小舞的東西都很可愛呢。」(沒看孩子的動作,也不看孩子的表情)
像這種心不在焉或是根本沒有眼神接觸的聆聽,是一種表示自己「對對方的話沒興趣」的態度。這可能會導致孩子覺得父母不關心自己,進而對父母失去信任。

 
總是不知不覺搶了孩子的話
孩子在說話的時候,有時會找不到適當的措辭或是不得要領。這時,有不少家長會說:「你要講的應該是○○吧?」、「你想說的是○○嗎?」立刻修正孩子的用詞,或是把孩子想說的話先說出來,這就是「搶孩子的話」。
也許是因為家長大概能推知事情的結論,所以沒耐心聽到最後吧。於是有些家長就會插嘴說:「你想說的是這個吧?」不讓孩子自己說完,就搶先一步結束對話。
孩子:「是因為教練叫我們這樣做,我們才做的,可是我們其實不是…」
家長:「你想告訴教練,並不是全隊都贊成那種做法,可是卻說不出口對吧?」
孩子:「可是我覺得還有其他比傳球更好的方法…」
家長:「 也就是攻擊型的隊伍對吧。這樣就可以讓和其他同學發揮他們的優勢了,對吧?」
孩子:「…」
這種情況下,孩子並不會覺得自己表達了想法。即使家長推測孩子想說的話是出於好意,但是對孩子而言,這樣並無法得到「完整傳達自己的想法」的感覺,同時也會在不舒坦的狀態下結束對話。就算孩子的表達不夠完美、措辭太幼稚,讓孩子「用自己的話表達的過程」才是最重要的。
 
明明是在聽孩子說話,卻不知不覺變成了「說教」
有些父母總是不認真聽孩子說話,並且不自覺開始說教,在孩子說到一半的時候:
「不是那樣吧!你為什麼要做那種事呢?你這孩子啊…」
「我覺得你那樣做不對喔!你應該要…」
某些父母會這麼說,甚至沒注意到本來在說話的孩子忽然安靜下來,低下了頭,就這樣像機關槍似的對孩子唸個不停。這時候,父母的立場便再也不是聽孩子說話,而是變成了「對孩子說話」。
孩子:「 星期三的課好可怕喔!數學課接下來是二個小時的英文課耶,我的腦筋怎麼跟得上啊!」
家長:「 你不可以這樣想呀!不要只在那邊抱怨跟不上,而是要做好跟得上的準備呀。」
孩子:「可是…」
家長:「 你這孩子啊,每次都要到最後一刻才做事,既然你知道這樣很累,就應該提早準備啊。你昨天也…」
孩子:「好啦好啦…反正我就是很沒用…」
倘若孩子一開口說話,就立刻遭到責罵、批評,或是因為跟這個話題無關的事情而被罵,孩子就會再也不想說話了。父母就算只是想針對孩子的行為責罵,孩子也會覺得自己本身遭到否定。

 
父母不斷「假聽」,孩子無法獲得被聆聽的滿足
各位覺得如何呢?
「我好像總是不自覺這樣做耶。」
「這些好像都是在說我。」
相信很多讀者都有這種感覺,上述的例子都是所謂的「假聽」。雖然自認為在聽孩子說話,但是實際上卻並沒有用心傾聽,這樣並不是真正的「傾聽」。總是只會「假聽」的父母,孩子無法獲得「被聆聽」的滿足。進行親子諮商時,我發現有很多家長表示:「我的孩子都不跟我說話。」
「上了國中以後,就只會回答『嗯』或『沒有』。」
「除了吃飯時間,他都一直關在自己的房間裡,不讓我看到他。」
有不少家長邊嘆氣邊這麼說,請各位仔細想一想,導致這種親子關係的原因之一,會不會就是上述的「假聽」呢?當家長不斷的反覆假聽,孩子的心中就會產生一種「放棄」的情緒,覺得「有講跟沒講一樣」、「不管對父母說什麼都沒用」。如果情況更嚴重,孩子甚至會覺得「要是說了什麼,內心就會受傷,所以什麼都不想說」,將自己的心完全封閉起來。
面對這種孩子,「進入青春期之後,話變少也是正常的。這是孩子成長的證據。」
有些家長會理所當然的這麼認為。但是事實上,孩子不管到了幾歲,都會希望自己的父母能認真「聽自己說話、理解自己的心情」。因此,如果孩子到了青春期後就不再和父母說話,甚至連見到父母的面都不願意,那麼問題應該出在造成這種關係的父母身上。「傾聽」的精髓,在於把「我希望你這麼做」的想法束之高閣。

 
把意見想法拋在腦後,先重視對方的情緒
當孩子難得願意說話,如果父母只是「假聽」,便無法將孩子的話聽進去。「認真傾聽」最重要的就是真心並仔細的抱著完全相信的態度。我們必須先把自己的想法、意見、判斷等拋在腦後,以空白的狀態去聽孩子說話。
傾聽的第一步,就是「讓心變得透明」——這是美國臨床心理學》(Client-Centered Therapy)。此方法最大的特徵就是非常重視對個案(接受諮商的人)的無條件肯定與同理心,諮商師不會給予任何建議、指示或進行分析。
羅傑斯在教學時強調,諮商時,諮商師必須「讓心變得透明」。如果對方的心是藍色的,而我們的心卻是紅色的,那麼雙方混合之後,就會變成另一種顏色;想要確實感受對方的心,最重要的就是讓自己的心變得透明。
這種心理治療方法正是傾聽的基礎,我的立場也一樣,我認為聽眾應該把對說話者的同理心放在第一順位,不進行分析、給予建議或批判。因為只要聽眾抱有一點點這樣的想法,你的同理心就會出現「縫隙」。我們必須盡量拋開聽眾本身的看法,只優先重視對方的情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