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閱讀部落 > 新書搶先看 > 親愛的,該是時候——從自我苛求中解放出來了!
 親愛的,該是時候——從自我苛求中解放出來了!


不能把自己簡單歸因於一種缺陷或疾病
 
我在本書中採用的治療方法與已述的心理學傳統療法,截然不同。經過三十多年的病患觀察,我不認為我們可以把一個倍受精神苦痛、尋求心理治療幫助的人,簡單歸因於一個問題或一種疾病。面對病患的時候,我覺得其實他們跟我差不多,他們與自己內心矛盾鬥爭,在好與沒那麼好的選擇之間搖擺不定。我們有誰不是在做重大決定前懷疑自己的判斷?有誰不曾因為日常生活中這樣那樣的狀況,而焦慮不已?比如,考試的時候、失業人士參加面試的時候、遇到一個吸引我們的人的時候、進行一場明知可能引爆爭吵的家庭討論的時候。在這種情況下,感受到一定程度的焦慮,難道不是自然反應嗎?
 
而且別忘了,焦慮和壓力在面臨危險的時候,能夠保護我們。我常常跟病人說:「當你從我這裡走出去,如果你穿越廣場不看路、不走行人斑馬線、不看紅燈,你很可能會被車撞死。這種風險可能性很大。」我診所門口的馬路有五條車道,一輛輛汽車飛馳而過。你會說,那些繞了五十米的路走斑馬線過馬路的病人,是強迫症嗎?
 
當然不是,他們只不過是小心謹慎,焦慮讓他們預期危險的存在,因此他們會做出正確的選擇,選擇安全的路線來保護自己。
 
這種焦慮是恰當的,因為它讓你能夠應對日常生活。但是,當焦慮感過度強烈,把人壓得透不過氣,它就變成了真正的病。比如,強迫症患者花數個小時,不斷地檢查他們做過的事情,或者反覆洗手,這就屬於過度焦慮,並且會帶給他們的生活極大的困擾。那些患有社交焦慮症的人,因為恐懼別人對自己的看法而完全無法出門,他們與世隔絕、沒有朋友,一般來說都是單身,他們的焦慮程度也可以歸因於病態。
 
病態的焦慮跟正常的焦慮,到底有什麼不同?病態的焦慮持續不斷,胡思亂想、抑制人的行動,對患者的私人生活、工作和社交都產生了嚴重的影響,阻礙了他們正常的生活。
 
無論是正常焦慮還是極度焦慮,都存在著雙重性和模糊性,最正常的人有時候也可能有點病態。難道你沒有發現過身邊的人或是你的朋友裡,有些看似非常正常的人,偶爾也會出現奇怪的行為,完全出乎你的意料?情況最嚴重的病人,在日常生活當中也可能表現得非常正常,平時不會引發他的焦慮,這種病只會影響某些方面而不會徹底擊倒他。這也是為什麼,我試著不再沿襲我所接受的醫學訓練,不再將這些人視為病人,而是把他們當做受到這種或那種問題所困擾的人。
 
這個細微的區別很重要:首先,這樣做可以避免絕對化區分誰是正常人、誰不是正常人。大家都是人,每個人都有各式各樣的問題。其中有一些人問題相對嚴重,對他們的生活影響很大。其次,這樣做可以重新定位現代精神治療師的角色,他的角色是試圖找到某個受到問題困擾的人,身體正常(健康的那一面),借由其本人的潛力來幫助此人。所以,我從幾年前開始,就不再把我的患者視作病人,而是把他們看成自己無力解決某些問題而倍受困擾的人。病人也是人,他們的疾病是一道難題,涉及被治療者和治療者兩個層面。
 
這種全新的角度,完全改變了我去認識坐在我對面的那個人,所採取的立場。我們變成了三方:來諮詢的人,他想諮詢的問題,還有我。我通常會拿出一個物品,比如:一張紙、一個筆筒,或者一個海綿球,放在我和諮詢者之間,然後我對他說:「現在讓我們一起來看看,如何解決你帶來的這個問題。」這是一種協作治療的理念,一個身處困境的人,和一個被認為具有能力提供幫助的人,透過合作進行治療。

痛苦與美德
 
我之所以想寫這本書,是為了告訴大家,那些我們最重視、認同的東西,以及我們的價值觀和美德,有時正是這些東西束縛了我們。
 
這個說法可能讓你覺得天方夜譚,或許出乎意料。我想說的是,讓你痛苦的那些東西,也是你的一部分,是你為之自豪,讓你之所以成為你的東西。我要告訴你,如果你真的想得到自由,你就必須掙脫「最珍惜、最寶貴」的東西。
 
為什麼要求你這樣做?為什麼勸你放棄你最重要的東西?我是如何得出這樣的結論?
 
多年來,我在治療中花很多時間,將病患與其內心的聲音之間的鬥爭(你知道,就是我們內心深處那個聽不見、卻無時無刻不在的聲音),將這種鬥爭具體以對話的形式記錄下來。這個內心的聲音時時刻刻在批評你,很多時候它只是過去某個責備的聲音。在這個消極的聲音背後,還有一個積極的聲音在對你說:「好好做事,你會為你自己感到驕傲,還會得到別人的讚賞。」
 
這個內心的聲音一邊鞭策著你,一邊折磨著你。你聽從這個聲音的指引,因為你已經試過了,當你按照它說的那樣做、完美地完成事情的時候,你會為自己感到驕傲,並且贏得旁人的贊許。可是當這個聲音太過強硬、太咄咄逼人、不留餘地的時候,它讓你很痛苦,讓你覺得自己一無是處,結果達不到自己設定的要求。這個聲音,只不過是把你設定的人生準則,反過來加諸在自己身上,牽著你的鼻子走。看過我其他著作的讀者可能已經看出來,這個是我研究的重點之一──完美主義。
 
完美主義本身並沒有好壞,對於提升自己的價值、與他人相處,以及規劃人生來說,完美主義非常有用。我在《好上加好!完美主義心理學》一書中說過,當完美主義如同暴君為所欲為,它會變得極其有害。有時,完美主義者會過度吹毛求疵,謹小慎微。他們對自己要求過高,無法容忍自己的任何缺陷。
 
當然,除了「人應該完美無缺」之外,我還可以舉出另外一些人生準則的例子。比如,安娜。後面我們會再談到她。安娜不懂得如何拒絕別人,她的人生準則是:永遠要讓別人高興。她覺得「別人比自己重要」,所以她不斷地答應一些其實她根本不願意做的事情。像是接受別人的邀請、和別人共進午餐,她自己事務繁雜到忙不過來,還答應幫學生修改博士論文。
 
她來我的診所的時候,顯得對自己非常生氣:「我受夠了,醫生,我受夠我這個樣子,我總在討好別人。我總是把他們看得比我自己還重要。」很快地,安娜意識到這種想法源自於過去。在治療過程中,我們引導她去理解,這個想法帶給她的生活很多麻煩,同時也造就了她的價值感。安娜是一個討人喜歡、樂於助人、善於傾聽別人要求的人。利他主義,是安娜非常看重的價值,這是她的美德。大家都知道她值得信賴,從而欣賞她。
 
「永遠要讓別人高興」,這個想法是在安娜童年時期就形成的,逐漸變成了她的一種好人格。這一點她自己知道,她明白。即使這種「要讓別人高興」的自我要求,在過分的時候會讓安娜氣急敗壞,因為她覺得自己過於遷就別人,自身的價值感降低,但是她也知道,由於她樂於傾聽別人的要求,也讓她成為一個非常受歡迎的人。
 
身為一名心理治療師,我有幸遇到很多的人,治療過各種不同類型的病例,因此我提出這個觀念:我們每個人都像一枚硬幣,有正反兩面,有消極的一面也有積極的一面,兩者不可分割,共同組成一個完整的人。

--------


獻給──追求「沒有最好,只有更好」的你
從自我苛求中解放出來
與你內心的聲音對話,擺脫猶豫不決、抑鬱、焦慮不安的分身
https://goo.gl/5m3CMR
 
解開束縛推薦(按姓氏筆劃排序)
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 周慕姿
暢銷作家律師娘(林靜如)
諮商心理師 陳鴻彬
諮商心理師 貴婦奈奈